• 超频电商网

出售全国实名手机卡货到付款最诚信的

文章来源:超频电商网更新日期:2020-04-20 18:25编辑作者:admin

timg.jpg

欢欢进宿舍的时候我正在梦里发财呢,天上哗啦啦的下钱币,我拉起裙摆接钱呢,我正接得不亦乐乎,被欢欢摇醒了,断我财路,恨不得给她来一刀。我说有屁快放,欢欢说都下午5点了还睡,再睡下去要水肿了,赶紧打扮下陪她去相亲。我顿时像打了鸡血,无聊的宿舍生活练就了我吃了睡,睡了吃的本事。那年是大三下学期,学业枯燥无聊,都说中文政教,吃饭睡觉。我没有刘舍友考研的激情,没有李舍友多才多艺的才情,更没有代舍友通宵看小说的热情,只想赶紧毕业工作赚钱。欢欢说她高中同学帮她介绍了一个男人,一个月薪上万的男人,从F市调到本市的一个经理。我羡慕并期待着,打心眼里替自己的姐妹高兴。“经理”那个年代很高大上的一个头衔,我们在都市言情小说里经常看到的字眼,不像现在,随便开个小店就可以给自己扣上个董事长,总经理称号。 

  听说欢欢要去相亲,整个宿舍炸开了锅。别人对她的印象就是个假小子,留着寸头,性格大大咧咧长得倒是白白净净,总是穿着男T恤,牛仔裤,从来不穿裙子,走路风风火火,典型的女汉子。我俩形影不离,同学们都以为我们同性恋,她逢人就叫“亲爱的”,但真有男生追的时候就怂了。我俩完全不一样的性格,但是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喜欢她没心没肺,幽默快乐,大大咧咧的样子,讨厌我自己矫情做作放不开,也许因为互补,很快我们便形影不离了。  

  也许这次相亲对她来说意义非凡,所以她隆重地刷洗一番,恨不得里三层外三层把皮扒下来。等她洗完我去卫生间一看,操,跟杀猪现场一样狼藉一片,内裤挂墙上,胸罩丢桶里,袜子少一只,不知道是不是被她冲到厕所去了,然后爽肤水,份底液,胭脂,口红,眼影,睫毛膏……凡是该用上的全都用上了。衣服试了一套又一套,差点把整个衣柜拆了。最后挑了一件很女性化的牛仔披风,小脚裤,一双暗红的长统靴,俨然一个摩登美女,我下巴掉了半截。要知道欢欢可是从来不穿这么女性化的衣服的,她以前都是女扮男装的,这次是用心良苦。出发前还细心检查妆容,涂抹口红,整理发型,练习表情,挺直腰背,收起小腹,妥妥的相亲前的仪式感。最后拉上睡眼朦胧的我,还有学霸微微,朝着步行街出发了。我屁颠屁颠地跟着,心中窃喜,有大餐吃了。 

  大约7点,我们出发,学生街两边的小店亮起了灯,迎着我们的急切心情,灯光却似乎暧昧起来。见面的地点约在步行街的肯德基,从学校到那打车大约10分钟,步行大约一个小时。我们为了省钱步行过去,那群老男人傻傻等了一个小时,喝了一个小时的西北风。不知男人在电话里说什么,只知道欢欢紧张地回复着“别别,马上到,马上到”。一路上我们讨论着男人的模样长相,欢欢说“等下到了我先到厕所打电话,你们观察是哪个男人接电话,要是小老头或者长得太惨不忍睹,咱就溜吧,哈哈哈。”  

  那男人等得有点不耐烦了,电话一个个地催,欢欢温柔地应付着,听得我全身起鸡皮疙瘩,放下电话原形毕露,说“妈的,现在跟催命鬼似的,不会等下见光死吧”。 

  周末肯德基里挤满了人,有父母带着孩子的,有小年轻约会的,大部分是学生。我们挤到前台,四下张望,发现窗边坐着3个老男人悠哉地喝着果汁。其中一个谢顶了,灯光下脑门贼亮贼亮的,看过去没有30也有40了吧,还有一个白白胖胖的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还有一个背对着我们,看不清楚。“欢欢,你看,该不会是门口那边那几个小老头吧”我紧张地拉住欢欢,耳语道,生怕被他们听到。 

  “我看一下,我看一下,”她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啊~~”她显然很失望,说“等等,我先到洗手间去打个电话,看看是哪个接的,如果是老头的话,我们还是溜吧。”说完她不见了,留下我与微微做贼似的观察着窗边的老男人们。 

  过一会看到一个男人手去摸手机了,可惜因为他背对着我们,看不清楚他的脸,但至少不是小老头,黑色的夹克外套,背影强壮,头发浓密,不是光头,说明不是老头。 

  “欢欢,出来,不用怕,不是光头接的,有希望”我冲到洗手间去喊。这时欢欢冲出洗手间,我们站在原地窃窃私语,男人似乎发现了我们,转过头来看我们鬼鬼祟祟的,估计已猜出是我们了,我们唯唯诺诺地朝那三个男人走去。 

  “呵呵,来啦,等了你们一个小时了。”接电话的男人态度高冷,有点面瘫,说好听点是装酷,说不好听点是表情有点欠揍。 

  “呵呵,不好意思啊,太远了,我们一路飞奔过来,一点都不敢耽误”欢欢赶紧陪笑。 

  气氛有点不对劲,我赶紧坐到最角落的地方,离那些男人远点,装局外人,玩弄着手机。 

  这时里面的小个子开口了“来来来,吃点什么,自己点”,还是小个子通情达理。本来想敞开肚皮大开杀界的,可是碰到这种气氛,我们不得不收敛一点,一人点了一支冰激凌再也不敢开口了。那男人也没再开口就去点东西。“肯定是我们迟到太久了,惹火了这群男人了”,我私下里嘀咕着。欢欢碰了下我的手臂,我埋头不多嘴了。男人起身去点餐,我们心里期待着,可是接下来让我们吞了一口老血。果然只有冰激凌,一个多余的鸡腿都没有。微微在一旁边舔边翻白眼,“哼小气鬼”她吃得很不爽。只有欢欢尴尬地笑着,还好三个男人里面有一个小个子的话多一点,东拉西扯的气氛缓和了一点。我畏寒,看着精美的冰激凌只能舔上两口,然后放在手中摆弄,欢欢心疼死了,说早知道给她了。 

  聊着不痛不痒的话题,舔着冰冰凉凉的圣代,此刻我只想赶紧结束回宿舍睡觉。他们居然建议再去玩,逛街?KTV?公园?有没有搞错,我想回去睡美容觉。虽然是周末,但是也不要熬夜呀,姐姐伤不起,可是不能坏了欢欢的雅兴,我强撑着眼皮奉陪到底,最后她们决定去附近的一个公园走走。走到路口,那个面瘫的男人拦了一辆的士,叫我们上车,接着他们也上了另外一辆车。很快我们就到了公园门口,门口刚好有卖油炸的鱿鱼,微微嚷着要吃,欢欢破费请我们吃了。买好了,那些男人刚好也到了,我想那些男人一定对我们的印象好不到那里,不守时,又嘴谗—— 

  走进公园无聊地在里面闲逛,灯光昏暗,树荫下,小河边三三俩俩的情侣干着偷鸡摸狗的事情,据说这里离红灯区很近。我们迅速奔向有光源的亭子,太他妈,我吓出一身冷汗。亭子里他们聊了一些张三李四王五的话题,我不擅长跟陌生人瞎扯,傻傻地坐在一旁发呆。欢欢此时尽情发挥她的社交才能,不一会就把那些男人调侃晕菜。我想我不能就这么尴尬的坐着,必须逃离现场,我只好假装接电话,躲到池塘边去煲电话粥。 

  大半夜了2月底的公园寒气逼人,我的上下齿又搞内战了,手脚也不停地哆嗦,跟老人家的帕金森综合征一样,再不回去我得废掉。他们正热火朝天,难舍难分呢。看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半,超过我的忍受范围了,我挂了电话回到亭子,“哟,终于打完了,甜蜜蜜地回来了”欢欢神秘地笑着。  

  “刚才还有人以为你掉到河里了,想英雄救美去呢”微微说 

  我扫视了面前的几个男人,我脸盲,估计下次见到还是记不清他们的长相。我赶紧转移话题“是不是该走了,冷死我了” 

  “是啊,我也好冷”微微起身整理衣服。终于结束了漫长的相亲夜。 

  我挽着欢欢的手,迈着大步往公园门口走,后面跟着一群老男人,时前时后。我不记得他们的长相,也不知道后面的故事。互相道别之后,那个面瘫的男人为我们叫了一辆的士把我们送到学校,临走前还不忘付车费,关车门,似乎挺绅士,就是太冷漠了,不怎么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感觉跟傲慢与偏见里面的达西差不多。 

  车上我们唧唧喳喳的谈论着。“哎呀,丁丁,你说他会不会对我很失望呀?”看欢欢急的,“失望又怎么样,小气鬼,不要也罢,才一根圣代就想打发我们,哼……”微微忿忿不平。 

  “也许人家以前家庭也一般不习惯大手大脚的花钱吧,反正挺不错的。”我安慰欢欢。 

  “什么什么呀,估计他以后不跟我联系了,折杀我也……”欢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很快到了宿舍,欢欢去相亲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家都纷纷过来取经,于是我们把相亲的来龙去脉添油加醋地描述一翻后大家都笑得横七竖八。